Levor_

【原创短篇】地下三层的丧尸姑娘

是朋友给我讲的他梦到的内容,感觉有、意思,改编码一个小短文出来,写得不好见谅_(:з」∠)_


这应该是一个致郁/治愈的故事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Part.1


“醒醒,醒醒。”


意识模糊中,我感觉到有人在轻轻推我,我转了转有些僵硬的脖子,缓缓睁开眼。


“我们要去那边看看情况,你去吗?”


眼前的年轻男人向我投来询问的目光,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,木然地摇了摇头。


“好吧,猜你也不想去。那我们晚上在那家酒馆汇合吧,别迟到了。”


他说完便转身和另外两个年纪相仿的人一同离开了,我看着他们的背影,脑中的空白渐渐显现出一些画面。


我和刚刚那几个人是一起从一个小镇来到这个城市的,可我想不起来他们的名字,也想不起来我自己的名字,我只隐约记得我们是带着什么任务过来的。


我可能是睡得太久了,头隐隐作痛,我决定出去走走。


Part.2


手机屏幕上的时间显示现在是7月21日下午2:00,可是这灰蒙蒙的天色,与炎热夏天不符的干冷空气,让我恍惚间觉得自己是在梦里。


我沿街走着,或许这个时间人们还在睡午觉或者工作,路上的人寥寥无几,我偶尔与路人擦肩而过,却看不清他们的脸甚至衣着。


沿街的商铺似乎很多,但我看不到商铺的名字,透过玻璃可以看到里面有模糊的人影晃动。


当我又一次把视线从商铺里的人影挪回身前的路时,我发现自己不知何时从人行道走到了马路中央,幸好,宽阔的路上并没有车辆来往。


我不知为何完全不担心会有车经过,撞到我,我继续在马路中央走着,我的旁边没有其他行人,人行道上依旧时不时有三两个人影经过。


天空是灰暗的,身旁的街道和远处的高楼也是灰暗的,我皱了皱眉,木然的心里也蒙上了一层灰暗。


这个城市,过于寂静。


Part.3


不知走了多远,当我再看时间时,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。


我也不知什么时候,从马路中央走到了左侧的人行道上。


路边的商铺越来越模糊,寥寥的路人和层层的建筑也越来越模糊。我茫然地走着,突然发现一个向里延伸的小巷,巷口摆着一个残破的路障,两张泛黄的封条颤巍巍地缠绕在路障上,在这幽深寂静的小巷口显得有些诡异。


“这个城市曾经出现过丧尸。”


我想起有人告诉过我这样的话,或许是同行的同伴,或许是路上的陌生人,好像不止一个人这样说,曾有人在这个城市见到过一个面目可怕的丧尸。


我不想相信他们的话,如果真的有丧尸,目击的人还能活下来吗?


我看着这条小巷,路口的障碍形同虚设,在不知名的心理驱使下,我走了进去。


Part.3


这条看似幽深的小巷并不长,几分钟便走到了尽头,而尽头是一扇微掩着的锈迹斑斑的铁门,这门本应是有锁的,我看到了地上掉落着门闩似的铁棍。


我站在铁门前,灰暗的天色在小巷里更加暗淡,我隐约看到门后有阶梯。


犹豫了片刻,我推开了铁门,我似乎感知不到恐惧,走进未知的漆黑中,我甚至有些期待。


我顺着阶梯向下,向下,在转过两个弯后,我在漆黑的通道里隐约看到了光亮。


我继续向下走,这光越来越清晰,而且不像是白炽灯冰冷的光。这些泛着浅浅金色的光线,还有些温暖的触感,像是来自,太阳。


地下怎么会有太阳光?


Part.4


地下不止有明亮温暖的太阳光,还有清亮温柔的歌声。


我的眼前,坐着一位“丧尸”姑娘,请原谅我的无礼,我不知道怎么称呼她。刚才我支支吾吾地向她解释脱口而出的“丧尸”时,她轻轻地笑了笑,并且不介意我的失礼。


“丧尸”姑娘坐在她的小桌前,她怀抱着一把素色吉他,及腰的长发遮住了她纤细的手臂,灵活的手指在弦上游走。


她双眼微阖,在木吉他的乐声中轻声吟唱着,似乎是一首民谣。


我也闭上了眼睛,仿佛在她的歌声中听到了蓝天碧草,莺语蝶舞,不知何处投来的阳光给这梦幻般的时刻披上了暖色。


吉他声和歌声悄然停止,我睁开眼,看到了她复杂的神情。


她看着我的眼神有些躲闪,我似乎可以理解,一个陌生人突然闯入她的世界,必然会不安。


我在楼梯的尽头看到了光的源头,我透过半开的门看到了她——一个正在弹琴唱歌的姑娘,我尽可能轻轻地推开门,还是惊动了她,我很抱歉在看到她的容貌时说出了伤人的话,也很感谢她原谅了我的出言不逊。


我看着她的眼睛,冲她露出了一个善意的微笑,


“我喜欢你的歌。”


她也笑了,手指摩挲着木吉他,问道,


“你不怕我吗?”


怕?眼前的这位“丧尸”姑娘,其实也是个普通人,整洁素雅的白色连衣裙,白皙的肤色,只是,她的脸上和露出的颈上,有很大面积成片暗红色疤痕。


她告诉我,那是烧伤留下的,所以会被人当作异类,甚至被叫做“丧尸”,最后在地上没有生存的空间,来到这地下三层的一隅。


“你不想出去吗?”


我问出口后,想到了外面那昏暗的天空,昏暗的城市,对“异类”愤懑恐惧的人们,顿觉这个问题似乎没有意义。


“我不敢”,她看到我内疚的神情,笑着继续说,“也不想。”


“因为这里有阳光,我可以做我喜欢的事。”她轻抚着她的吉他,指尖和视线一样轻柔。


“你一个人在这里,不觉得孤独吗?”


“外面的人,不觉得孤独吗?”


Part.5


我站在巷口,脚边是残破的路障,耳边似乎还回荡着清亮温柔的歌声。


天色更加灰暗了,我看看时间,应该是天黑的时候,可是这天空只有绵延的灰色。


我沿街走着,路上的人似乎多了,可我还是看不清路人的样子,也看不清街边商铺的名字。


我看到了一间酒馆,我知道那就是和同伴约定的酒馆,尽管我不知道它的名字。


我走进去,看到三个同伴已经在喝酒了,旁边的本地人和他们聊着天。


我听到他们在谈论这个城市里的“丧尸”故事,我走向他们,我知道他们说的是那位“丧尸”姑娘,可我不能为她辩驳,我答应不提起也不打扰她。


可是这些人并不会放过这样一个谈资,他们故弄玄虚地吓唬着我的同伴,我要了一杯酒,样貌模糊的店员递给我酒杯,同样模糊的在装神弄鬼的本地人看着我。


他们好像在说什么,我听不到,端起酒杯一饮而尽。


Part.6


“醒醒,醒醒。”


意识突然清醒,我感觉到有人在使劲拍我,我睁开眼,看到室友鄙夷的表情。


“再睡上课要迟到了!”


我和室友奔向教室的路上,看到许多也在赶着去上课的同学,他们的衣着和样子都这么清晰。


我抬头看了看,清晨的阳光在蓝天的映衬下有些刺眼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结束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咸鱼自娱自乐,有看官的话见笑了_(:з」∠)_